ainiu 发表于 2015-6-17 14:06

天津市规划局商品房工程档案监管不作为被告上法庭

    原告是淮盛园保障性商品房的业主。
    原告到天津市城市建设档案管理处(城市建设档案馆)查阅淮盛园工程档案,发现馆内保管该项目档案文件数量不足法规标准《天津市建设工程文件归档整理规程》(编号B/T29-86-2011)规定内容数量的一半。
    原告认为,馆内保管档案文件严重不达标的事实说明三个问题,一是该项目违反《天津市城市建设档案管理规定》(政府令第5号)规定,没有向档案馆移交一套合格的档案文件;二是档案管理处违反《天津市城市建设档案管理规定》及天津市规划局《天津市城市建设档案移交管理办法 》等法规,对该项目档案的预验收,接收,发证等工作涉嫌违法和不作为;三是天津市规划局违反《天津市城市建设档案管理规定》第二十条“建设单位未按规定期限和范围向城市建设档案馆移交建设工程档案的,由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责令限期改正,并依法处以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以单位罚款数额5%以上10%以下的罚款。” 规定,没有依法履行上述法定职责,商品房档案管理监管执法不到位,涉嫌行政不作为。
    原告认为,天津市规划局不履行法定职责,行政不作为是造成淮盛园工程档案违规的主要原因。
    由于该项目档案文件太少,害得原告十几次去查阅档案的路白跑;害得原告向开发商“请求”看档案,被开发商沉默的拒绝;害得原告向市建委“请求”协调开发商看档案,被市建委沉默的拒绝; 害得原告向市建委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来了解情况,市建委故意拖延和阻挠,耽误了几个月,真正的信息没有得到;害得原告花费近一年的时间,都不能全面的了解该项目情况,特别是看不到那几十项有关国家强制性验收检测结果的文件,原告无法解除对房子质量的疑虑。
    商品房建设工程整理档案的费用是业主买单的,原告花钱买商品房,同时也花钱买了该工程档案的知情权,由于天津市规划局不履行法定职责,对淮盛园项目违规监管不到位,让原告花钱买的知情权而无法兑现,造成原告花钱买的工程档案的灭失,天津市规划局行政不作为严重侵犯原告知情权等合法权益!
    原告以天津市规划局为被告,以“请求判令被告对未按规定期限和范围向城市建设档案馆移交建设工程档案的淮盛园项目既不“责令限期整改”又不“罚款”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做法违法"为诉讼请求,于2014年11月27日向和平区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受理此案(和平行政159号)。
    被告的《行政答辩状》称,答辩人未收到原告提交的任何举报信函或要求本机关履行职责的文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原告所诉事项不在受案范围内。
    原告了解到,天津市早有一整套关于建设工程档案管理的法规文件(《天津市城乡规划条例》《天津市城市建设档案管理规定》《天津市城市建设档案移交管理办法 》等);法规以明确被告负有“负责全市城建档案的管理工作”的职责;法规还授权被告对违规项目有行政处罚权;被告机关下设工程档案职能部门(天津市城市建设档案管理处);该部门有一支由数十人组成的档案管理队伍(天津市城建档案馆);该部门有现代化办公设备器材和建立一套信息统计系统等。
    原告认为被告完全具备履行职责的主观客观条件,应该自觉依法行政,应该自觉履行法定职责,被告不是消防队—接警后才出动,被告是警卫队,到点就应该上岗,在岗就应该管事,发现违法的就应该处罚,就应该有作为。被告的答辩为其违法开脱,是违背事实的。
    原告起诉被告的目的是向被告提起警示,希望被告加强监管,改进目前我市商品房工程档案管理违规问题,提升管理水平,维护商品房业主的知情权。
    原告自认为警示的作用已经起到,就于12月2日办理撤诉。
    现在看来原告对被告的估计过于乐观:原告于12月31日寄信给被告,举报商品房档案管理违规问题,以便敦促被告加强工程档案管理的监管,提升工程档案管理水平,被告将举报信转给档案馆,档案馆向原告给予回复,其不承认商品房档案管理有违规问题。
    原告于今年3月12日,就举报信中的问题分为两个诉讼再次向和平法院起诉,和平法院受理起诉并于5月20日开庭审理。
    就这样,天津市首例(也许是全国首例)关于商品房工程档案管理的行政诉讼在天津和平法院开庭。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天津市规划局商品房工程档案监管不作为被告上法庭

扫码关注渤海论坛官方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