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smith 发表于 2014-3-12 23:13

孟学农谈公务员工资十年没涨:上届政府缺法治思维

孟学农公开“待遇”:住普通公寓拿一万多块钱工资

3月10日,全国政协委员、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孟学农,就公务员涨工资、人生经历等问题接受凤凰卫视独家访谈。

孟学农说,他反对给公务员大幅涨工资,他认为公务员应该拿预期工资,不能高于社会平均线太多,换句话说,就是在职期间的工资应保持稳定,退休后能享受到退休金、住房等福利。

对于公务员工资十年没涨的问题,孟学农认为,上届政府要担当,因为公务员法和财政预算中都有提到,应逐步提高公务员工资。但由于政府缺乏法治思维,各种顾虑导致最后都搁浅。

孟学农还谈到了自己的生活,他说现在自己也会和妻子上市场上转转,也会去买水电、煤气,自己也是住普通公寓,一万多块钱的工资相对于自己已经够花。

同时,他还透露因非典离开北京市长岗位的幕后故事,当时非典肆虐,他认为中央仅仅拿掉一个卫生部长还不够,要拿掉他这个新上任的北京市长才能引起各方足够的重视。之后中央表扬他,说他为中央担担子,为大局担担子,为组织担担子。

对于自己的人生经历,他说没感到有什么唏嘘,岁月美好,但经历更美好。也没感到自己受了什么挫折,他说遇见阻力的水流会激起更大的浪花,有时这浪花更美丽。

对话:陈琳(凤凰卫视记者) 整理:边鹏 叶宇婷

公务员涨工资上届政府得担当

问:有人提出应大幅度给公务员涨工资,你反对,反对的原因是什么?

孟学农:最近因为公务员涨工资的事,我已经成为“公敌”,公务员的敌人。我觉得还是因为信息不够对称,他们不了解我所讲的初衷。

十年前我离开北京市,当时我觉得光把卫生部部长拿下来,不足以引起全国人民的重视,也不容易引起各级政府的重视,而我离开北京市,可以石破惊天,大伙看到一个刚当三个月的北京市长都下来了,就会很重视非典这个问题,最后非典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从某一方面讲,我对人民、对这项工作做出了贡献。中央表扬我,说我为中央担担子,为大局担担子,为组织担担子。中央能够说我有担当我感到很欣慰。

回到公务员工资的问题,我觉得上届政府得担当。十年公务员工资都没有条不紊地增长,当时公务员法、财政预算都提到应该逐步提高公务员工资,但政府的主要领导一会儿顾及这种舆论,一会儿又顾及那种舆论,一会儿又顾及金融危机,等等。本来是有法律,财政预算也留着,但拍脑瓜的政策,造成了现在的局面。我觉得上届政府得承担,得担当。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政府没有把法治思维、法律看得比权力重要,政府应该有法律思维,公务员该涨就涨。积攒了这些年,导致现在大家拿我当一个出气筒,觉得你怎么这样说?实际上作为政协委员,我就是个士,我就是出主意的,决策还是党中央和国务院。我们只能通过政协这个平台相互争论,争论完了还得党和政府做决策,兼听则明,最后可能再吸收一些意见,这些意见可能更全面、更完善一些。

公务员觉得工资低可以下海去

问:具体来讲,你的初衷是什么?

我提公务员涨工资的事,初衷有以下几点:

一,一定要依法、依规去办,法律要有相对稳定性、权威性、强制性。领导要有法律思维,不能拍脑袋决定。应该按照《公务员法》,然后经全国人大的预算,代表的讨论,最后确定怎么涨,这样依法依规。我当省长、当市长时知道,我不是银行行长,不是印票子的,要根据财政收入多少,提出方案,你的智慧就在这方案里面。民生刚性系数要多少,建设要多少,预留资金要多少,这要跟大家讨论,看行不行。公务员的工资必须经过人大预算,现在拍胸脯,拍脑袋说一定要涨,我都觉得不牢靠。要用法治来规范,要有法有据。

二,很多代表委员说要大幅度涨工资,我对此很不以为然。有的领导跟我说自己一个月工资就五千元,房都买不起。你要知道公众让你到政协来更多的是干大事,谋全局,然后适当议议本行,你怎么能到这儿来都是为个人利益发声呢?公众会说,这个机构里就是官员,上来就是考虑你们官员的切身利益,听到这个我脸红。

我觉得公务员工资不能太高,只能在社会平均线上稍微高一点。公务员应该挣预期工资,为什么叫预期工资?只要奉公守法、循规蹈矩,按照上级的规定去办,干到退休时有福利,比如有个房子,也有退休金。当然要让他们规规矩矩,只要一贪腐就拿掉。有人以企业跟公务员比退休金,我觉得也不健康,因为企业是赚了钱后马上就发,挣得多的时候不说,而哪头炕热坐哪儿头,这也不对。

如果公务员觉得工资太低,你可以“下海”畅游去。我们那时候只能千军万马走独木桥,我要是年轻点儿,就走“下海”这条路。今年我已经65岁,该退休了,如果我年轻点,下海开个孟学农早点铺,我包饺子、擀皮儿,估计也会有不少人去吃。

三,我觉得还得教育,得有理想、信仰和信念。现在公务员里人浮于事,机构重叠,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老百姓很有意见。凭什么还要给你大幅度涨工资呢?何德何为?无功不受禄。封建士大夫还有“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我们共产党人连这些人都比不上?我从年轻时就接受党的教育,现在总书记也很关心公务员,特别是基层公务员的待遇问题,应该向西部倾斜,向年轻的公务员倾斜,这样他们的后顾之忧我们能解决好点。

问:有种声音认为,你反对公务员大幅涨工资是带着某种情绪?

孟学农:不是。我已经退出一线,这些钱是纳税人给我们的,我觉得还是由奢到俭难的问题。另外,大家在这上面有情绪,是对灰色收入或是八项规定落实的一种顽强抵抗,这种情绪的发泄是改革的阻力,而改革要冲破阻力。利益的再分配,再调整很难,我们这些人垂垂老矣,希望你们年轻人更努力,祖国的前途还是美好的。

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都在考虑给公务员涨工资,但大家期望值不要太高,大幅度上涨是不可能的。我未尝不希望一个月拿几万块钱,然后带着老伴到处旅游一下,但要考虑社会的承受度,考虑财政支出,考虑民生刚性系数。很多地方还需要钱,比如国防,人家说海军靠空军,空军靠二炮,二炮靠钞票,没钞票能行吗?将来的现代战争都靠装备,难道我们要靠拼刺刀?我们应该有理想,有信念,有抱负,我一直认为投身进改革开放这个伟大时代,而且三四十岁的时候就参与,是很幸福的事情。

我是1986年当的北京工商局长,1993年当的北京副市长,2003年当的北京市长,按说我也算资格老的了,我的工资就一万多块钱,应该算公务员序列中部级正职拿钱最多的。现在我履职更多的是调查研究,我的工资对我履职够了。现在我吃得也少,住房什么的也不用操心,汽车履职时也给我配备,我觉得得知足,得感恩,得想到基层的老百姓比我们差得太远了。我有个同学在工厂里干得不错,高级工程师,现在比我们要苦很多。涨工资应该更多的向基层,向偏远地方。

我在山西时,写了《感知山西》和《心在哪里安放》,我觉得我们欠老区,欠中西部太多。另外有些人问我你买不买菜?我是又买菜又买粮,水、电、煤气都要去买。

我们家里也就是个普通的公寓

问:你这完全是普通老百姓的日子?


孟学农:我跟老伴还要上市场多转一转,因为我对市场有感情。我刚当副市长的时候,就管北京的菜篮子,当时要解决吃饭难、就业难和住宿难的问题。我当工商局长的时候力推发展个体和私营经济,现在北京的第三产业也到80%了,看到这些我很欣慰,我们这些人不是大家以为的家里富丽堂皇,我们家里就是个普通的公寓。我觉得房子再大,不也就是住一间,放一张床吗?老祖宗士大夫的那些遗风,共产党员气节应该比他们更高些。

年轻人更应该这样,巴尔扎克说过一句话,苦难是人生的老师。现在不赞成孩子们受更多的苦难,但经历也是财富,应该多经历一点,多吃点儿苦。

问:很多人看你的经历,不免唏嘘。

孟学农:我跟他们说过,我没有感到什么唏嘘。我说过一句话,岁月是美好的,但是经历更美好。人不在于活多大年纪,但是有很多经历,也是丰富多彩的。也有人说 我受挫折什么的,我没感到我受什么挫折,为什么呢?我给他们举例子,遇见阻力的水流会激起更大的浪花,有时候这个浪花更美丽,更好看。

本文来源:财经网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孟学农谈公务员工资十年没涨:上届政府缺法治思维

扫码关注渤海论坛官方微信号